寻找围棋小先锋 | 南京的那些冠、亚军们

2018-07-31 - 公司动态  阅读量:2313

729日,寻找围棋小先锋” 2018少儿围棋公开赛 南京站落幕了,近200名小棋手在两天得时间里决出了晋军9月北京总决赛的名额归属。

 

“寻找围棋小先锋”赛事由聂卫平围棋道场、谷歌中国联合主办,北京聚众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赛事服务,旨在推广围棋文化、普及围棋运动,鼓励青少年棋手增进交流,共同探索围棋的无限魅力的公开赛。比赛自6月开赛,分别在北京、上海、南昌、厦门、南京、西安和深圳7个城市举办分站比赛,参赛小选手年龄范围从5岁跨至16岁,各年龄组别的冠亚军将获得于今年9月举办的北京总决赛比赛入场券。


王一帆,男子A组亚军,一个文质彬彬的腼腆大男孩,或许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围棋上了吧,连我提出的“多大年纪了”这个问题,他都似乎有些迟疑的思考了一下才给出“十五岁”这个答案。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因为他在课堂上坐不住,妈妈听人说学围棋可以让小孩子坐得住,于是就送王一帆去学围棋了,没想到几次课之后却让他彻底迷上了围棋。


“学什么都要坚持”是妈妈的认知。

 

她和儿子定下了“至少要考到业余五段”的约定,这个约定在他升上初中之前就达成了,虽然妈妈并未要求他在围棋上继续钻研,但王一帆并不满足自己的成绩,他希望在星阵间有更多的造诣。9月开学后,升上初三的王一帆要迎来学业的关键期,现在围棋的学习也渐渐暂停下来,但是他说中考之后还会继续学习围棋。

 

面对9月北京的总决赛,王一帆的愿景显得很保守。“在第一轮不被刷下来”是他的基本目标,努力一下“争取进前10名”,硅谷游学的确很想去,妈妈也认为这是一次让他开阔眼界的好机会,但是王一帆带着棋手的谨慎说:“再多就不现实了,厉害的棋手太多”。

 

对于两天的比赛、刚刚得到的亚军以及手里装着奖学金的信封,王一帆颇淡然的回答着“还行还行”和“努力学习、改正缺点、提高自己的棋力”这样的标准答案,但是提到奖学金是不是会交给妈妈来管理,王一帆展现出了在采访中未曾有过的果断和坚决。 


“肯定不交!”

 

我回过头,看着一旁等待采访的陆彦宁,这个留着蘑菇头的小女孩把伴手礼的小保温杯抱在怀里,对妈妈手中装着奖学金的信封不闻不问。有那么一天,她也会明白“妈妈帮你存起来”这个套路吧……

 

寻找围棋小先锋南京站女子B组冠军陆彦宁是个有点害羞的小女孩,现在是业余五段。别看她还不到八岁,却已经是参加过230场升段赛、锦标赛等等赛事且不乏夺冠经历的经验丰富的“老棋手”。


陆彦宁的妈妈是张家港某少年宫的围棋老师,同样也是业余五段,在妈妈的影响下,陆彦宁从幼儿园小班就开始学习围棋。妈妈说最初让女儿学习围棋,一方面是因为女儿有些皮(笔者注:淘气),另外也希望女儿日后能像朋友一样和自己一起下棋、有同样的爱好,而且下棋不断的经历胜、负也能让女儿的心里承受能力变强。

 

妈妈坦言,并没有希望女儿在围棋上有很大的成就,只是希望女儿不论做任何事情,只要尽力就好了。

 

陆彦宁的爸爸最初并不会下围棋,即使与围棋老师结下连理也并没有激起他对围棋的兴趣,但是为了陪女儿下棋,爸爸却硬生生去学了围棋,而且在不久前还刚刚和一群小朋友一起考下了业余一段。


虽然很小的时候,陆彦宁经常和爸爸对弈,但是现在她已经不喜欢和爸爸做对手了,问及缘由,她小心的看了看爸爸、然后有点害羞的依偎在妈妈身旁,直到听爸爸说“你说你说~没关系”,她才不好意思的说“因为和爸爸越下越臭”。

 

现在的陆彦宁更喜欢和妈妈下棋,但是她并不想和变成妈妈一样高的棋力,因为她要变成象柯洁一样厉害!可她那不满八岁的小脑袋似乎并不理解世界冠军代表着什么,当我和她的父母问道“是不是想成为世界上下棋最厉害的人”、“是不是也想成为职业棋手”的时候,她只是呆呆的看着我们,直到问到“是不是想天天都下棋”,她才使劲的前后点着她的小脑袋瓜。

 

陆彦宁的爸爸妈妈曾经讨论过是否让女儿走职业棋手的发展道路,讨论最终,他们还是希望女儿仅仅是把围棋当作毕生的爱好、然后不断从中受益就好,但他们说,如果有一天女儿想要成为职业棋手的话,他们也会成为她最坚强的后盾。


采访结束,陆彦宁抱着始终没有放手的小保温杯蹦蹦跳跳的和爸爸一起离开了采访间,跟在后面的妈妈有些苦笑着对我晃了晃手中女儿的奖学金信封。

 

“还是那个伴手礼更对她的口味,对奖学金一点兴趣都没有。” 


915日,寻找围棋小先锋” 2018少儿围棋公开赛总决赛将在北京举行,128位自本次赛事各分站赛、聂道外卡赛选拔出的冠、亚军小先锋们将依各自组别、同台争夺前往美国硅谷的免费游学之旅名额。

 

王一帆、陆彦宁的最终成绩会如何呢?我们会与您一同继续关注~